阿楚仁波切开演《法华经》之《安乐行品》

今晚,我们在阿楚仁波切的带领下修了一坛《莲师法》。接着,阿楚仁波切继续开演《法华经》的第十四拼的《安乐行品》。

《妙法莲华经》廿八品中,其中有四品最重要,《方便品》是其中一品,因为刚开始的时候佛讲方便法。为什么讲方便法?《方便品》说明世尊的出现世间,是为了众生开示悟入佛的知见,並宣说究竟的佛法唯有一乘,因为说二乘或说三乘都只是方便而已。所以第二品《方便品》很重要,日莲正宗除了念《南摩妙法莲华经》的经题之外,就只念《方便品》,不过他们是念日文的,因此很多日莲正宗的弟子(非日本人)都不懂《方便品》的内容是什么。第二个非常重要的品是第十四品的《安乐行品》。释迦牟尼佛跟你讲安乐行——如何在这世间安乐地修行及讲解《妙法莲华经》。第三个非常重要的品是第十六品的《如来寿量品》,讲的是释迦牟尼佛在这世间已经成佛,並度了无量的众生长达千百亿劫的时间。还有,其实释迦牟尼佛并没有入灭。《妙法莲华经》讲的是实相的面向。第四个非常重要的品是第二十五品的《普门品》,释迦摩尼佛在此品讲解念观世音菩萨圣号有不可思议加持力的法门。这四品都非常重要,有人专念这四品,念其中一品也可以。

《安乐行品》为什么这么重要?因为大菩萨们听到《妙法莲华经》,知道此经很重要,但菩萨们要怎样去修行,护持及弘扬此经呢?释迦牟尼佛讲“安乐行”,就是教大菩萨们住在“安乐行”里修《妙法莲华经》。“安乐行”,简单讲就是身口意清净,而且你要成佛就要发愿,最后你就要转《妙法莲华经》。你要行住于身口意清净,如每次修法的时候,你手结莲师手印就代表身清净;在共修的时候,你们不需用念珠,而是由我数念珠,因为我要知道念了多少遍了。你结莲师手印(身清净),你就是莲师;你口念莲师心咒(口清净),你就是莲师;你的意念观想莲师的相貌莊严(意清净),你就是莲师。这样子的修法观想,你就达到身口意的清净,没有其它念头;维持这个状态五分钟、十分钟而不被外境拉出去,就算被外境拉出去也不要紧,可以再把注意力拉回来。你要跟莲师相应,就要在身口意上相应;我只是简单的讲。可是,《妙法莲华经》的《安乐行品》讲得更加细,非常难做到。

释迦牟尼佛圆寂之后,末法时代有很多不好的现象出现——世间有太多假的东西、伪造骗人的东西,所以你要护持《法华经》,就要修持《法华经》中的“安住四法”,简单的说就是“身口意与誓愿清净”。第一,你要安住在菩萨的“行处”及“亲近处”,才能够跟众生演说《法华经》,这就非常困难了!什么是菩萨“行处”?就是你的心要跟佛菩萨一样,这是很困难的,因为你要住在忍辱的心境里面,不管人家怎样骂你,踢你,打你,你都无所谓。你能做得到吗?你做不到的话,一定会顶回去,所以很难做到。别人讲你好话,你就很高兴,讲你不好话,你就很不高兴,心很容易起伏不定,要遇到事情处惊不变,这是非常困难的。下一个,只有大菩萨才能做到——要成就法身才能够达到菩萨行处。我们都不知道法身是什么?大菩萨也不去执着所有法的分别相,例如我们认为这个法很厉害,有神通,分别这个、那个;讲不分别是很难的。释迦牟尼佛讲,我们要转《法华经》,念《法华经》,就要住在菩萨行处,这非常困难。

什么是菩萨的“亲近处”?这个更加困难,更加不容易做到。菩萨们不可以亲近国王、王子、大臣、长官。大菩萨们不可以亲近诸外道,即是非佛教徒如道教、回教、基督教、无神论,都得全部远离。你做得到吗?你的好朋友、同事、同学是外道的话都不可以接近,这也是很难的。大菩萨们也不可以写与佛教无关的文章,也不可以读与佛法无关的书籍如《哈里波特》这种书,因为它不是佛法,看了对你无益,也不可以看到“脸书”(Facebook)上的东西而按“赞”,因为这些全部都是犯戒的行为。大菩萨们不可以看外道的著作,包括打架、相扑等戏,不可以养猪、羊、鸡、狗、猫等,不可以亲近打猎和捕鱼和不守戒律的人。大菩萨们不可以跟南传的出家和尚、出家的尼师、男女居士合掌,因为他们修小乘的关系,所以不必合掌问讯。这些人来到大菩萨面前的时候,大菩萨可以随缘为他们说法,但不可以主动去亲近他们。大菩萨们不可以视女人为产生欲望的对象而为之说法,也不可以乐于见到她们,若进入他人的家宅内,也不可以和小女孩、处女、寡妇等对谈。大菩萨们不可以亲近五种不男不女的人,不可单独进入他人的家宅,若因为特别的因缘而非得进入,必定要一心念佛。大菩萨们为女人说法的时候,不可以露齿而笑。大菩萨们不可乐于摄受年少的弟子、沙弥、小孩。大菩萨们要乐于时常坐禅,在安静的地方修法收摄其心。大菩萨要观一切法空,观一切法的实相,不颠倒,不动,不退,不转,如虚空,无所有性。《妙法莲华经》在这里讲的方法是现在的社会所不容易做到的。

最后,我们跟着阿楚仁波切诵念诸佛名号,把讲解《法华经》和念佛的功德回向给法界诸有情,希望众生离苦得乐,趣向菩提。

南摩妙法莲华经。

阿楚仁波切开示/莲韶恭录

 

附录:

妙法莲华经 安乐行品第十四

后秦龟兹国三藏法师鸠摩罗什奉       诏译

尔时文殊师利法王子菩萨摩诃萨、白佛言,世尊,是诸菩萨,甚为稀有,敬顺佛故,发大誓愿,于后恶世、护持读说是法华经。世尊,菩萨摩诃萨、于后恶世、云何能说是经。佛告文殊师利,若菩萨摩诃萨,于后恶世、欲说是经,当安住四法。一者、安住菩萨行处及亲近处,能为众生演说是经。文殊师利,云何名菩萨摩诃萨行处,若菩萨摩诃萨住忍辱地,柔和善顺、而不卒暴,心亦不惊,又复于法、无所行,而观诸法如实相,亦不行、不分别,是名菩萨摩诃萨行处。云何名菩萨摩诃萨亲近处。菩萨摩诃萨不亲近国王、王子、大臣、官长,不亲近诸外道梵志、尼犍子等,及造世俗文笔、赞咏外书,及路伽耶陀、逆路伽耶陀者,亦不亲近诸有凶戏、相叉相扑、及那罗等种种变现之戏,又不亲近旃陀罗、及畜猪羊鸡狗、畋猎渔捕、诸恶律仪。如是人等、或时来者,则为说法,无所希望。又不亲近求声闻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亦不问讯。若于房中,若经行处,若在讲堂中,不共住止。或时来者,随宜说法,无所希求。文殊师利,又菩萨摩诃萨不应于女人身、取能生欲想相,而为说法,亦不乐见。若入他家,不与小女、处女、寡女等共语。亦复不近五种不男之人、以为亲厚,不独入他家,若有因缘、须独入时,但一心念佛。若为女人说法,不露齿笑,不现胸臆,乃至为法、犹不亲厚,况复余事。不乐畜年少弟子、沙弥、小儿,亦不乐与同师。常好坐禅,在于闲处、修摄其心。文殊师利,是名初亲近处。复次、菩萨摩诃萨观一切法空,如实相,不颠倒,不动,不退,不转,如虚空,无所有性。一切语言道断,不生、不出、不起,无名、无相,实无所有,无量、无边,无碍、无障,但以因缘有,从颠倒生,故说。常乐观如是法相,是名菩萨摩诃萨第二亲近处。尔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说偈言:

若有菩萨,     于后恶世,     无怖畏心,

欲说是经,     应入行处、     及亲近处。

常离国王、     及国王子、     大臣、官长,

凶险戏者,     及旃陀罗、     外道梵志。

亦不亲近      增上慢人,     贪著小乘、

三藏学者,     破戒比丘,     名字罗汉。

及比丘尼      好戏笑者,     深著五欲,

求现灭度,     诸优婆夷,     皆勿亲近。

若是人等、     以好心来,     到菩萨所、

为闻佛道、     菩萨则以      无所畏心,

不怀希望、     而为说法。     寡女、处女、

及诸不男,     皆勿亲近、     以为亲厚。

亦莫亲近      屠儿、魁脍,   畋猎、渔捕,

为利杀害,     贩肉自活,     炫卖女色,

如是之人,     皆勿亲近。     凶险相扑,

种种嬉戏,     诸淫女等,     尽勿亲近。

莫独屏处、     为女说法,     若说法时,

无得戏笑。     入里乞食,     将一比丘,

若无比丘,     一心念佛。     是则名为

行处、近处,   以此二处,     能安乐说。

又复不行      上、中、下法,有为、无为,

实、不实法,   亦不分别      是男、是女,

不得诸法,     不知、不见,   是则名为

菩萨行处。     一切诸法,     空无所有,

无有常住,     亦无起灭,     是名智者

所亲近处。     颠倒分别      诸法有无,

是实、非实,   是生、非生。   在于闲处、

修摄其心,     安住不动,     如须弥山。

观一切法、     皆无所有、     犹如虚空,

无有坚固、     不生不出,     不动不退,

常住一相,     是名近处。     若有比丘,

于我灭后,     入是行处、     及亲近处,

说斯经时,     无有怯弱。     菩萨有时、

入于静室,     以正忆念、     随义观法。

从禅定起。     为诸国王、     王子、臣民、

婆罗门等,     开化演畅,     说斯经典,

其心安隐,     无有怯弱。     文殊师利,

是名菩萨      安住初法,     能于后世、

说法华经。

又、文殊师利,如来灭后,于末法中、欲说是经,应住安乐行。若口宣说、若读经时,不乐说人、及经典过。亦不轻慢诸余法师,不说他人好恶、长短。于声闻人,亦不称名说其过恶,亦不称名赞叹其美,又亦不生怨嫌之心。善修如是安乐心故,诸有听者、不逆其意,有所难问,不以小乘法答,但以大乘而为解说,令得一切种智。尔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说偈言:

菩萨常乐      安隐说法,     于清净地、

而施床座,     以油涂身,     澡浴尘秽,

著新净衣,     内外俱净。     安处法座,

随问为说。     若有比丘、     及比丘尼,

诸优婆塞、     及优婆夷,     国王、王子、

群臣士民,     以微妙义,     和颜为说。

若有难问,     随义而答。     因缘、譬喻,

敷演、分别、   以是方便,     皆使发心,

渐渐增益、     入于佛道。     除懒惰意、

及懈怠想,     离诸忧恼,     慈心说法。

昼夜常说      无上道教,     以诸因缘、

无量譬喻、     开示众生,     咸令欢喜。

衣服、卧具,   饮食、医药,   而于其中,      

无所希望。     但一心念,     说法因缘、

愿成佛道,     令众亦尔,     是则大利、

安乐供养。     我灭度后,     若有比丘、

能演说斯      妙法华经,     心无嫉恚、

诸恼障碍,     亦无忧愁、     及骂詈者,

又无怖畏      加刀杖等,     亦无摈出,

安住忍故。     智者如是      善修其心,

能住安乐,     如我上说。     其人功德,

千万亿劫、    算数、譬喻、   说不能尽。

又、文殊师利菩萨摩诃萨,于后末世、法欲灭时,受持、读诵、斯经典者,无怀嫉妒谄诳之心,亦勿轻骂学佛道者、求其长短。若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求声闻者,求辟支佛者,求菩萨道者,无得恼之,令其疑悔。语其人言,汝等去道甚远,终不能得一切种智,所以者何。汝是放逸之人,于道懈怠故。又亦不应戏论诸法,有所诤竞。当于一切众生、起大悲想,于诸如来、起慈父想,于诸菩萨、起大师想,于十方诸大菩萨,常应深心、恭敬礼拜。于一切众生,平等说法,以顺法故,不多不少,乃至深爱法者、亦不为多说。文殊师利,是菩萨摩诃萨,于后末世、法欲灭时,有成就是第三安乐行者,说是法时,无能恼乱,得好同学、共读诵是经,亦得大众而来听受,听已、能持,持已、能诵,诵已、能说,说已、能书,若使人书,供养经卷,恭敬、尊重、赞叹。尔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说偈言:

若欲说是经,     当舍嫉恚慢、

谄诳邪伪心,     常修质直行,

不轻蔑于人,     亦不戏论法,

不令他疑悔,     云汝不得佛。

是佛子说法,     常柔和能忍,

慈悲于一切,     不生懈怠心。

十方大菩萨,     愍众故、行道,

应生恭敬心,     是则我大师。

于诸佛世尊,     生无上父想,

破于憍慢心,     说法无障碍,

第三法如是,     智者应守护,

一心安乐行,     无量众所敬。

又、文殊师利,菩萨摩诃萨,于后末世、法欲灭时,有持是法华经者,于在家出家人中、生大慈心,于非菩萨人中、生大悲心,应作是念,如是之人,则为大失。如来方便随宜说法,不闻不知不觉、不问不信不解,其人虽不问不信不解是经,我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时,随在何地,以神通力、智慧力、引之,令得住是法中。文殊师利,是菩萨摩诃萨,于如来灭后、有成就此第四法者,说是法时,无有过失,常为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国王、王子、大臣、人民、婆罗门、居士、等,供养、恭敬、尊重、赞叹。虚空诸天、为听法故,亦常随侍,若在聚落、城邑、空闲林中,有人来、欲难问者,诸天昼夜、常为法故而卫护之,能令听者皆得欢喜。所以者何。此经是一切过去未来现在诸佛、神力所护故。文殊师利,是法华经,于无量国中、乃至名字不可得闻,何况得见、受持读诵。文殊师利,譬如强力转轮圣王,欲以威势降伏诸国,而诸小王不顺其命,时转轮王、起种种兵而往讨罚。王见兵众、战有功者,即大欢喜,随功赏赐,或与田宅、聚落、城邑,或与衣服、严身之具,或与种种珍宝,金银、琉璃,砗磲、玛瑙,珊瑚、琥珀,象、马、车乘,奴婢、人民,惟髻中明珠、不以与之。所以者何。独王顶上有此一珠,若以与之,王诸眷属、必大惊怪。文殊师利,如来亦复如是,以禅定智慧力、得法国土,王于三界,而诸魔王不肯顺伏。如来贤圣诸将、与之共战,其有功者,心亦欢喜,于四众中、为说诸经,令其心悦,赐以禅定、解脱、无漏根力、诸法之财,又复赐与涅槃之城,言得灭度,引导其心,令皆欢喜,而不为说是法华经。文殊师利,如转轮王、见诸兵众有大功者,心甚欢喜,以此难信之珠、久在髻中,不妄与人,而今与之。如来亦复如是,于三界中、为大法王,以法教化一切众生、见贤圣军,与五阴魔、烦恼魔、死魔、共战,有大功勋,灭三毒,出三界,破魔网,尔时如来亦大欢喜,此法华经,能令众生至一切智,一切世间、多怨难信,先所未说,而今说之。文殊师利,此法华经,是诸如来第一之说,于诸说中、最为甚深,末后赐与,如彼强力之王、久护明珠,今乃与之。文殊师利,此法华经,诸佛如来秘密之藏,于诸经中、最在其上,长夜守护,不妄宣说,始于今日、乃与汝等而敷演之。尔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说偈言:

常行忍辱,     哀愍一切,     乃能演说

佛所赞经。     后末世时、     持此经者,

于家、出家、   及非菩萨,     应生慈悲,

斯等不闻      不信是经,     则为大失。

我得佛道,     以诸方便、     为说此法,

令住其中。     譬如强力      转轮之王,

兵战有功,     赏赐诸物,     象、马、车乘,

严身之具,     及诸田、宅,   聚落、城邑,

或与衣服、     种种珍宝,     奴婢、财物,

欢喜赐与。     如有勇健、     能为难事,

王解髻中      明珠赐之。     如来亦尔,

为诸法王,     忍辱、大力,   智慧宝藏,

以大慈悲、     如法化世。     见一切人、

受诸苦恼,     欲求解脱,     与诸魔战。

为是众生      说种种法,     以大方便、

说此诸经。     既知众生      得其力已,

末后乃为      说是法华,     如王解髻

明珠与之。     此经为尊,     众经中上,

我常守护,     不妄开示,     今正是时,

为汝等说,     我灭度后,     求佛道者、

欲得安隐      演说斯经,     应当亲近

如是四法。     读是经者,     常无忧恼,

又无病痛,     颜色鲜白,     不生贫穷、

卑贱、丑陋。   众生乐见,     如慕贤圣,

天诸童子、     以为给使。     刀杖不加,

毒不能害,     若人恶骂,     口则闭塞。

游行无畏,     如师子王,     智慧光明,

如日之照。     若于梦中,     但见妙事。

见诸如来,     坐师子座,     诸比丘众、

围绕说法。     又见龙神、     阿修罗等,

数如恒沙,     恭敬合掌、     自见其身

而为说法。     又见诸佛、     身相金色,

放无量光、     照于一切,     以梵音声、

演说诸法。     佛为四众      说无上法,

见身处中,     合掌赞佛,     闻法欢喜、

而为供养,     得陀罗尼,     证不退智。

佛知其心      深入佛道,     即为授记、

成最正觉。     汝善男子,     当于来世,

得无量智、     佛之大道,     国土严净,

广大无比,     亦有四众、     合掌听法。

又见自身、     在山林中,     修习善法,

证诸实相,     深入禅定,     见十方佛。

诸佛身金色,     百福相庄严,

闻法为人说,     常有是好梦。

又梦作国王,     舍宫殿眷属、

及上妙五欲,     行诣于道场。

在菩提树下、     而处师子座,

求道过七日,     得诸佛之智。

成无上道已,     起而转法轮,

为四众说法、     经千万亿劫,

说无漏妙法,     度无量众生。

后当入涅槃,     如烟尽灯灭。

若后恶世中、     说是第一法,

是人得大利 ,    如上诸功德。